美国好多新冠患者跳海自杀尸体冲上岸?真相来了


最后,难以避免的是客户还贷和清偿能力丧失,这种情况下银行应该走清算重整破产的路,借款人个人破产。但政府应该与银行建立专业有效的民生兜底安排——借款人交出房权后可以转租政府的廉租房。此乃后话。

我上周开始写“民生纾困六题”。在文章的评论区里有很多朋友说被隔离没有收入,有的公司关门了,有的由于隔离回不到公司,有的回到公司后发现没活干,大家的收入都不同程度的损失。失业、降薪、工资迟发等现象非常多发。尤其是海外疫情猖獗后,各主要贸易伙伴国都闭关落闸,进出口业务受到重大冲击,有很多3月初复工的外向型企业不得不再次停产,员工放假甚至解散。就业问题雪上加霜。

(1)银保监会发布具体规定,对于2020年前六个月的还款逾期记录一概不计入信用记录,经借款人申请,应允许延后缴纳房贷还款12~24个月。

另外,疫情期间的银行也不能正常开业,有的ATM机都不能操作,正常的银行零售业务停顿。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求客户保持正常的还款更是无理要求。

评论区里还有很多留言提到没了工作,生活很窘迫。年轻人说的最多的是房贷还不上。因为对于多数贷款买房的年轻人,房贷还款是生活中最大的支出。买个房子结婚生子,这是当下中国百姓幸福生活的标准模式,疫情的出现打乱了生活节奏,也为幸福生活的持续出了难题。

如果灾后评估发现资产价格严重下降,则弃贷、不良的发生恐怕难以避免。金融机构、监管当局应当充分估计经济形势,做好充足准备。在信用灾难发生前,给客户以“喘息机会”,主动化解危机,既纾民困也促经济。

在信用管理的另一层面,银行为客户提供帮助,以化解信用危机。比如给客户提供流动性贷款,为客户提供延期还贷,帮助客户排除支付困难。这些在企业业务中是常用手段,这次的企业救助政策中都纷纷强调贷款展期、再贷款,保证企业资金不断流等激进政策。这样的政策理应适用于个人客户!以帮助个人客户的方法挽救一个客户,一旦客户渡过难关,找到工作,恢复了还款能力,则可实现双赢。在银行,如果因此了挽回了千计万计的客户,则相当于救助了千计万计个家庭。此事不应该被忽略。

最后,将就业岗位总数8.1亿减去已复岗数6.35亿,推算,失业和潜在失业人数为1.75亿,这些岗位无人复岗,或者员工拿着半薪或基本工资在家待岗,失业和潜在失业率达到21.6%(见下表)。而2019年的调查失业率是3.6%。疫情对就业的影响应该高度重视。

需要说明的是,潜在失业是指暂时无法到岗的员工,他们有的还拿着基本工资等待复工通知,有的已复工未复岗。总之是面临失业威胁,实际收入明显下降。

更重要的是,银行应该主动出击,为客户提供应对危机的缓冲时间。银行的信用管理有两层意义,第一层是对不良客户的惩罚性处理,对于逾期、断供的不良客户提起诉讼,追讨贷款,房产处置等等。这是雷霆手段,客户成为敌人,资产也会发生贬值,这是双输。